双色球基本走势图
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-> 歷史軍事 -> 《晚唐》 -> 正文
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晚唐書頁 』

晚唐 第一卷 土團鄉夫 第89章 公開王良罪行

(為方便您閱讀晚唐最新章節,請記住“思路客小說網”網址 www.dl4c.com,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
    胖子張庫官現在的樣子很慘,慘的些讓人不忍目賭。他的身上依然穿著那套淺綠sè的圓領官袍,只是此時這件象征著他官員身份的官袍早已經殘破不堪,一條條的成了條條狀的藍縷衣衫。他的幞頭也早已經遺落,發髻散開,披頭散發。那張白胖的臉上此時滿是血痕,李璟一眼就看出那是馬鞭抽打的血痕。還有他身上的那些塵土血跡,李璟估計他一路上都是被馬拖著來的。

    看著胖子張庫官現在的這副凄慘樣子,李璟心里沒來由的一陣爽快。雖然他自覺自己不是那種睚眥必報之人,但是對于當初為了貪圖自家的田地,就拿一條鯉魚來陷害自己的胖子,李璟心里還是很記仇的。甚至在回鄉的這一路上,李璟不止一次的想過,回來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這胖子報仇。

    當初陷害自己的主謀是王良,不過王良已經死了。這胖子雖然是個幫兇,但如果不是他知道胖子后來沒聽王良的話殺了自己,李璟估計早等不到今天,他就要找人來取了胖子的狗命了。

    他想過數十種報復胖子的辦法,卻沒有料到事情會是這個情景。

    “崔鎮將,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崔德成是鎮將,李璟也是鎮將。不過崔德成是縣鎮的鎮將,李璟卻是戍鎮的鎮將,名字相同,可權利還是相差很大的。崔德成主掌赤山軍鎮,守著赤山海港,手下鎮兵三千,可謂是登州手中兵馬僅次于大謝砦兵馬使崔彰的擁兵最多的將領。崔德成任赤山鎮將兼鎮遏使還掛著平盧軍押衙的銜。名符其實的小節度使,李璟卻只是一個戍軍中鎮將,手下人馬也只有崔德成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不過還在登州時,李璟就已經從崔蕓卿那知道,崔德成也是清河崔氏族人,崔蕓卿是清河崔氏青州房的嫡系,而崔德成卻是清河主支的旁系出身。按輩份,崔蕓卿還是崔德成的族叔,雖然隔的有些遠,但在官場,崔德成卻是緊跟著崔蕓卿這個族叔的。崔德成是崔蕓卿的從侄,李璟是崔蕓卿的門生,他先前喊李璟老弟,但也是說明他是把李璟當成自己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族叔的門生,論輩份咱們是同一輩,這里又不是公堂,叫官職不免有些生份啊。季玉老弟,早聽說族叔收了一個優秀的門生,還是我赤山鎮附近之人。本來還想要去登州見一見的,奈何一直公務在身,脫不開身啊。今rì聽說老弟回鄉,哥哥我是特意趕來啊。”崔德成的外貌很有野獸派的感覺,虎背熊腰豹子頭,再加上滿臉的絡腮胡須。當他用那只粗壯的大手在李璟肩膀上猛拍時,李璟真有些懷疑他是想要接近點關系,還是想要借機殺人。

    對于崔鎮將的這個示好,李璟其實心里不是感覺很高興的。崔鎮將可是登州真正的實權派,在登州如今還處于節度使無法掌控之時,赤山鎮就是一個小號的藩鎮,他崔德成也是一個小號的節度使。這樣的實權掌兵人物,又是自己老家附近的軍將,李璟是很愿意和他交好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小弟以后就稱呼你一聲崔大哥了。小弟初入軍伍,以后可還得崔大哥多加提攜照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崔鎮將笑的滿臉胡須抖動。“對了,我也是剛剛才得知,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,居然曾經陷害過季玉老弟,幸虧老弟吉人天助,得蒙大赦。不然,我族叔可就要失去一個優秀的門生,老哥我也要少一個一見如故的兄弟了。今天我特意把這豬狗帶來,任由你處置。”

    李璟記得張庫官是崔鎮將小妾的哥哥,說來關系應當還是很親密的。他把張庫官打成這樣,又帶上門來,李璟卻又有些不好再對付那胖子了。他心中猜測崔鎮將其實還是有些護著那胖子的,要不然崔鎮將何須這么的麻煩,直接一刀砍了這胖子,把人頭帶來豈不是更省事?

    他明白這是崔鎮將對自己的示好,避免兩人之間因先前那事有隔閡。崔鎮將如此費心,他也不好抹他的面子。但讓他如此輕易的放過這胖子又還是有些不甘,當下道:“不知能否喚醒張庫官,小弟有幾句話好問他。”

    “隨你,就是要殺要剮,都隨兄弟意。哥哥我絕無二話,出了這等豬狗,哥哥也是面上無光。”崔鎮將一揮手豪氣的道,但李璟卻觀察到他似乎松了一口氣,這更證實了李璟對崔鎮將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這里也不方便問話,不如把他帶到寒舍問話吧。”李璟這樣做,并不只是維護崔鎮將的臉面,其實也是他想要借此機會,把王良那個狗東西留下的一些后續問題處理好。王良雖死了,可畢竟當初他做下的事還沒有別人知道。不說韓氏他們都把王良當做救李璟的恩人,就是四姐婉靜也都還背著與王良的婚約。當初離家時李璟沒有說出王良之事,是因為不想讓家里人承擔這些。現在王良已經死了,也是到公開這件事情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李璟讓幾個車夫將幾車特別為同村的村人們買的一些糧食、布匹、點心等禮物挨個送出去,又讓小石頭他們帶著那些跟回來的饑民暫時安置到村里的社樹下。并讓他們先燒水煮一些白粥,給這些人填飽肚子。

    然后就帶著崔德成和林威、李惠兒、于幼娘他們進了村。

    李璟帶著有些激動的心情走到還站在村門前的幾個家眷面前,撲通一下就跪下,在韓氏面前磕了幾個響頭。不知是由于這副身體的記憶,還是李璟對于他在這個家中所感受到的溫暖,他現在對于韓氏等人確實有一種難言的家庭溫暖感覺。一個多月未見,韓氏的面sè要紅潤了些,但頭上的白發卻增添了些許。等李璟磕過頭,她連忙彎腰摟著李璟起來,上下關切的打量著李璟,生怕李璟哪里有些差錯。

    “阿娘,我一切都好,只是阿娘似乎清瘦了一些。我上次不是讓王掌柜的送了錢糧回來嗎?”

    韓氏滿臉的笑意,欣慰的看見李璟身體依然完好無缺,反而比出去時更加的強健了許多,雖然感覺黑了些,但卻更加成熟了,長的更像是李璟已經亡去多年的父親。一時忍不住就眼睛濕潤了起來:“兒行千里母擔憂,你為了家里替人從軍,一走就是三五百里,一個多月,阿娘哪能不擔憂啊。娘整天都要向菩薩祈禱,就盼著你能平安無事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菩薩也被阿娘感動護佑著我呢,這次出門盡得貴人相助。昨晚,兒已經上法華院捐了一百斤的香油,多謝菩薩的護佑了。”

    韓氏抹了抹眼眶,沒看夠似的打量著兒子,道:“不光光阿娘為你念經求佛,你媳婦和婉兒也都有天天吃齋仿佛的,另外你兩個嫂嫂也都為你吃齋禮佛呢。”說著又嘆了口氣:“可惜王三郎怎么就這么命薄呢,那孩子以前雖然也有胡鬧之時,但當初可是救過你的命啊。四姐與他剛定下的婚,這親都沒成他就走了,以后你四姐可怎么辦?”

    李璟撫著韓氏道:“娘,我正要和你說王良的事情呢。我們先回家吧,這件事情得細說。”

    來到自家的門前,李璟見自家的那套海草的三合院子居然舊貌換了新顏,隔了一個多月,原先那個衰敗的祖屋,居然修葺一新,屋頂上那原先長著蒿草的白尖頂,全都重新換了海草。甚至連石頭墻面都在外面刷了一層白灰。

    五妹婉亭剛才一直躺在兩個嫂嫂的后面,有些畏懼李璟帶來的那些朋友。這時進了院門,馬上就又變的大方了許多,看李璟望著房子,便笑著道:“這屋子是月英姐叫人來修的,屋頂的海草全換了新的呢。”

    李璟點點頭,笑著伸手摸了下妹妹的頭。婉亭已經十四歲,再過一年就到了婚配的年齡,可在李璟的眼中,卻總覺得她還只是一個本來應當正上初中的小妹妹。

    “崔大哥,林大哥,你們都坐,今rì還請你們來一起做個見證。”李璟把幾個人都請進院中,然后向家人介紹一遍。聽到這些都是李璟的同僚兄弟,韓氏都十分高興的讓婉兒上茶。既然都是兒子結義過的兄弟,她也就免了女眷回避的意思。再聽到李惠兒和于幼娘居然是女扮男裝的女兒身,還是這么高貴的出身時,李家的一門女眷都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特別是王桂娘更是顯得有些緊張,這個潑辣的女子看向李惠兒和于幼娘的目光居然開始帶著點敵意。

    等眾人坐定,李璟過去一把拎起剛才就已經醒過來卻還裝昏迷的張庫官,冷冷的瞪了張庫官一眼后,道:“當初你陷我入獄,差點害我家破人亡。但我念你是崔大哥之人,也就不再深究報復。不過今天,你當著大家的面,仔細把當初陷害我之事詳細說出來。說吧,一點也不許漏。”

    胖子臉上的肥肉顫動了幾下,神sè蒼白的望著李璟,結結巴巴道:“當初是我狗眼不識泰山,沖撞了公子,公子現在要殺要罰我都認了,只是當初之事,并非在下故意陷害,實是一時誤信了王良的鬼話,一時財迷心竅,豬油蒙了心才會那樣做的...”

    胖子很上路,雖然說的結結巴巴,可卻都還算按李璟心中的期待把當初王良如何陷害李璟,他又是如何出頭,然后如何謀奪李家田產,王良又是如何想要致李璟于死地,等等一切詳細清楚的一一說了出來。
上一頁 返回晚唐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/舉報錯誤/缺字少章
如發現晚唐有章節錯誤、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、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
小說晚唐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,作品僅代表作者木子藍色本人的觀點,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。
晚唐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(http://www.dl4c.com)提供,僅作為交流,非商業用途。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